• 微型小说:我的爹娘 作者:黄兴洲

    2021-04-30 xiaodou 2 次 美文美句

      作者:黄兴洲  那年天大旱,庄稼又欠收,进了农历十一月,早已是天寒地冻。那时离过年还有一个月,一家子老老小小八口人,缸里的米已经快见底了。  有一天,娘和爹商量,咱得出去要饭去,一来省点家里的粮食让公公婆婆和两个闺女充饥,二来攒点过年的口粮。  就这样,爹和娘带着我和哥哥,还有村里张大爹一家四口,结伴去了山东马庄一带挨门乞讨。  那年我三岁,出去后先是发热两天,接着出了疹子。我家四口人和张大爹一家四口住在马庄一家地主的马车棚里,马车棚三面透风,爹和张大爹用拣来的草堵了一下,晚上就各家围成一团避寒。  

  • 微型小说:我的爹娘 | 作者:黄兴洲

    2021-04-18 admin 1 次 诗词歌赋

      作者:黄兴洲  那年天大旱,庄稼又欠收,进了农历十一月,早已是天寒地冻。那时离过年还有一个月,一家子老老小小八口人,缸里的米已经快见底了。  有一天,娘和爹商量,咱得出去要饭去,一来省点家里的粮食让公公婆婆和两个闺女充饥,二来攒点过年的口粮。  就这样,爹和娘带着我和哥哥,还有村里张大爹一家四口,结伴去了山东马庄一带挨门乞讨。  那年我三岁,出去后先是发热两天,接着出了疹子。我家四口人和张大爹一家四口住在马庄一家地主的马车棚里,马车棚三面透风,爹和张大爹用拣来的草堵了一下,晚上就各家围成一团避寒。  

  • 散文:二大娘家的枣树 | 黄兴洲

    2021-03-28 admin 8 次 诗词歌赋

      作者:黄兴洲  二大娘小脚,整天烟袋不离手,针线筐和旱烟筐同时并存,和二大爷生活了几十年未生养。她家院子中央,堂屋门口有一棵碗口粗的枣树,春天白色的枣花点缀绿叶,引蜜蜂,蝴蝶穿梭其间,二大娘搬个小爬板凳坐在堂屋门口,銜着根长杆烟袋,香烟飘杳,眼瞅着蝶飞蜂舞,笑迷迷的。  二大娘是五保户,队长是她本家侄子,没少操心她老公俩的饮食起居,六十年代,大家生活相对拮据,但二大娘从未挨饿。  夏天到了,院子中的那棵枣树上滴里嘟噜掛满了绿莹莹的果实,灰喜鹊总来猎食,二大娘手里拿一根长竹杆一挥“呕吃呕吃&

  • 短篇小说:缘分 | 黄兴洲

    2021-03-28 admin 9 次 诗词歌赋

      作者:黄兴洲  晴朗的四月中旬,蓝天上白云碎碎地飘洒着,像一团团棉絮般在组合。  李画开着他的黑宝马慢悠悠的朝前走,该左拐弯了,李画刚打方向盘,从左前方突然出现一辆红色电瓶车,像失控的醉汉一样向车头撞来。  车上一年轻女子上身一件粉底碎花褂,下身一件黑色长裙,一双惊恐的俊眸,花容失色。www.qde7.com  尽管李画手闸脚闸并用,女子的电瓶车还是倒在车后身旁,或许受了惊吓,女子被电瓶车压在车身下不知所措。  李画急忙打开车门跑过去,先搬起电瓶车放好,再用双手拉女子起来,女子站身不稳,一下子倒在李画

  • 微型小说:爱的涟漪 | 黄兴洲

    2021-03-18 admin 6 次 美文美句

      作者:黄兴洲  孟晓晓不愧是守信用的女子,我们几个人乘包车在16号晚9点半到黄山市汤口镇找旅舍住下。晓晓说她家离此不远,但不愿意和我们分开,也住进了同一旅舍,晚上有点疲劳,分头休息了。  第二天,晓晓带我们从石门峡上山,这里称神农大峡谷,纵深十公里,峡中群峰竞秀,怪石罗列,有一块大石上刻着大大的缘字,传说当年粟裕将军曾在这里设有抗日指挥部,故有名曰“将军洞。”山外还有将军纪念馆。  晓晓告诉我们:天下石门秀,黄山又一绝。出了石门峡,我们到了一片翡翠谷,晓晓说也叫“情

  • 微型小说:喝农药 | 黄兴洲

    2021-03-17 admin 7 次 美文美句

      作者:黄兴洲  朱老三喝农药,把害了多年的哮喘病治好了,你传我讲,成了一件令人啼笑皆非的轶闻。  事情是这样的,朱老三中年患了哮喘病,只要感冒了,就咳嗽地喘不过气,到五十多岁了,越发严重,几乎不敢过冬天。  他老伴听人讲,喝蜂蜜能止咳,可是七十年代,糖都凭票供应,上哪去买蜂蜜,再说就是有卖的,也没钱买,生产队的工分值太低了,十分工也不过一毛多钱,别的收入没有,养几只母鸡,下蛋全都拿代销店换火柴和油盐酱醋了,那会到处割资本主义尾巴,家里也没有什么东西可变钱。  每当朱老三喘得厉害了,老伴就拼命帮他捶捶背

  • 微型小说:逃婚归来 | 黄兴洲

    2021-03-12 admin 3 次 美文美句

      作者:黄兴洲  春娇和仪军带着儿子远方和女儿思归返乡,回到离开十五年的家乡,看见摇摇欲坠的土墙草顶三间茅房躲在一遍红砖瓦顶的排房后面,不由一阵心酸。  等进家看到双目失明的娘正拄着一根拐棍在喂鸡,不由双膝跪倒,喊了一声:“娘啊,儿回来了。”  老太听到有人喊娘,用一只手揉揉眼,什么也看不见,问了一句:“是我儿回家了吗?”  仪军对娘说:“这回来家不走了,两个孩子都得上学,咱这个家也得好好整理,娘你尽管放心,咱也盖个两层小楼,让你老人家乐享晚年

  • 短篇小说:借种(后传)| 黄兴洲

    2021-03-07 admin 72 次 美文美句

      作者:黄兴洲  方杰中大学毕业后在徐州一家外企找到一份高管工作,与他从小一起长大的莉莉一直与他情投意合,两人商量在十月一日国庆假把婚结了,杰中给母亲钱凤说了这事。  钱凤一听这个消息,头皮发麻,全身颤抖,心想:“天老爷,这可怎么了?这不乱伦了吗?”她发疯似的告诉儿子:“使不得呀儿子,你跟谁结婚妈都没意见,就是不能和莉莉,她可是你妹妹呀!”  杰中说:“妹妹怎么啦,我和她又没有血缘关系,她姓杜,我姓方,她妈和你又不是近亲,我只是喊她妈叫姨呗,又

  • 微型小说:破鞋风波 | 黄兴洲

    2021-03-02 admin 27 次 美文美句

      作者:黄兴洲  王杏和车东双方商量好了,办完手续,车东就住王杏家。因车东家住房紧张,儿子孙子各住一屋,车东住地下房,王杏不方便在那里生活,而王杏守着独门独院,还养鸡养兔,地方也宽绰。  王杏婆家大伯子老赖坚决不同意弟媳在家招男人,他对王杏改嫁一百个不满,嫌她招个老男人住在他弟弟撇下的宅院里,认为有辱门风。  老赖光棍一条,成天出入赌场,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弟弟死后,他认为弟媳守不住早该改嫁走人,之后他就可名正言顺占有这座宅院了。  直等侄女出嫁,弟媳也没有改嫁的意思,他又想让弟媳与他合成一家,美其名曰&

  • 微型小说:婆婆泪 | 黄兴洲

    2021-02-26 admin 6 次 美文美句

      作者:黄兴洲  许老太今年八十一岁,天天推着个旧三轮车在小区的垃圾箱跟前转悠,楼前主干道边缘堆着她拾来的破烂。  一天,许老太坐在路边草丛的石头上偷偷地点上一棵孬烟,烟雾中蒙着泪眼,狠狠地吸一气,叹息几声。这时,许老太听到从楼上跑下来的孙女喊奶奶,她赶紧把烟掐灭,擦一把眼泪后答应一声……  许老太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大儿子平平、二儿子安安和女儿娟子。大儿子平平二十三岁那年,正准备结婚时却查出了血癌,没钱治疗,死了。  老两口悲痛欲绝,许老太日渐消瘦,蒌糜不振

  • 微型小说:旧时婚姻 | 黄兴洲

    2021-02-17 admin 9 次 美文美句

      作者:黄兴洲  王小米和高大梁已恋爱三年,都老大不小的了,来给小米提亲的好几拨,小米的爹都嫌人穷,不点头。  高大梁家更穷,弟兄五个和父母七口人挤在两间低矮的茅草屋里,出来进去得低着头。他爹三十多岁才跟一个要饭的十六岁小丫头订婚,条件是养活着丫头娘俩,小丫头名叫凤凤,是落魄的凤凰不如鸡,家乡遭水灾,饿死了好多人,她和娘从河南一路乞讨来到小王庄。高大梁的爹高老三收留下凤凤娘俩时,答应活养死葬的。凤凤的娘由于一路饥饿加劳累,落下咳嗽的病根,不几年死去。  凤凤十八岁跟高老三圆了房,接连生了五个儿子,高家再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