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推荐 更多

精选推荐

  • 也说“过年” | 冰雨

    2021-02-14 | admin

    也说“过年” | 冰雨

    也说“过年”  文/冰雨   一想到过年,便会想到又长了一岁,不免心中有点感慨。  小时候很是盼望过年,想着父亲能够做平时吃不到的好菜,想着多少还有点压岁钱,想着在那几天终于不用写作业了,于是就盼啊盼……  可是母亲总是在叹气,那时候不明白母亲为何叹气,现在才知道母亲的叹气缘为何故。生活的艰辛和劳累便是一声声的叹气,却是往往无法用语言表达的。  过年过的是平安和团圆。国人多有恋家情结,不管有钱没钱,也要回家过年。不管外面的风景有多美,还

最近更新

  • 微型小说:女人的报复 | 作者:威子

    2021-04-25 admin 6 次 诗词歌赋

      作者:威子  八年前,丽娟与秋燕大学毕业后来到了同一个城市工作,两年后,二人又在同一年结婚。她们俩的老公都是企业的高管,家庭条件也都很优越。她们都为嫁了个优秀的老公而感到自豪。  本来丽娟与秋燕就是大学的同学,再加上几乎是同样的生活轨迹,使两个人的关系更加亲密了。因为她们的关系,渐渐地,她们两个人的丈夫也成了好朋友。更巧的是,在她们俩结婚一周岁之际,她们二人又几乎同时发现自己的老公出轨。  丽娟在确认了老公出轨的事实之后,她没有与之争吵,而是协议离婚后离开了这个伤心的城市,到另一个自己梦想中的城市开拓

  • 微型小说:血案 | 作者:杨过船

    2021-04-25 admin 1 次 诗词歌赋

      作者:杨过船  九十年代初期的石桥镇街道刚刚从L形发展成回字形不久,卵石公路将街道内外两个口字分开,住着百十户人家。西北两头大都是原来乡镇站所解体后承包的门面,生资、兽医、供销之类,信用社、卫生院也在这两条街。东南两面则是搞活经济后开始从商的个体户新修的商住房屋,全都是两到三间的砖瓦平房,裁缝、剃头匠、酒坊、铁匠铺、生鲜卤菜之类都聚集这里。石桥镇不赶集,是百日场,因为辐射周边近三十个村寨,各个门面的生意都还温温火火。  九十年代初期的石桥镇街道还没有呈井字形散开,由回字形向井字形散开是从东南角开始的。

  • 微型小说:隐婚 | 作者:路志艳

    2021-04-25 admin 6 次 诗词歌赋

      作者:路志艳  “把你的个人基本情况先自我介绍一下……”女面试官阴沉着脸看着陈茜。  “陈茜,二十四岁,大学本科,在校时是学生会宣传部长……”陈茜紧张地应答着。  “婚姻状况呢?”  “未婚。”陈茜此时的心里很纠结,象做错了事似的低下了头。  “好,回去等通知吧。来,下一个…&h

  • 微型小说:三喜临门 | 作者:吴岳华

    2021-04-25 admin 1 次 诗词歌赋

      作者:吴岳华  这真是梦境,打破了时空界限,如此的奇怪、有趣、神奇。  在龙凤河边,我用抛钩抛鱼,抛到了一条罕见的大鱼老鱼,围观者不下几十人,钓友范仲淹、梅兰芳、孔尚任、柳敬亭前来祝贺,龙窝口的龙,凤凰墩的凤凰,也龙飞凤舞来助兴。  我把大鱼放生了,先是一片哗然,接着鼓掌点赞。  历史上的文学巨匠四大名著的作者,现代的当代的大文豪,参加我的三部曲长篇小说《奋斗》、《努力》、《坚持》的研讨会,最后我发言,说了今后创作的打算,再写新三部《信仰》、《旗帜》、《道路》,还有一本《理想的藏书》。  早已逝去的爷

  • 少彰||《哥哥,寂寞徘徊中,请原谅我这样不安分地想你》原创诗欣赏

    2021-04-25 admin 5 次 诗词歌赋

    哥哥,寂寞徘徊中,请原谅我这样不安分地想你文/少彰 也讨厌白鹭,像李梨抓梅红一样踉跄,千里之外有苦守湘江的芦芨,总在不期然间为欣喜心海,种下半枚月涩杜撰后街小巷斑驳的田横 越是风平浪静,越凌乱的荆棘在有形抑或无形中,两手空空呼吸急促,愁容满面,望着杯底咖啡残渣,我不怨俘走人生暖意,夺落叶梦呓轮回 垂头丧气的灵异,也不恨夜里随风敲打窗棂,使树影婆娑情绪失控,坏了一方城池的串流指尖放纵歌酒,一口能吞下山石绪间全是过往别过云烟,衣 不沾人家万愁,去过一趟苏北睫毛上长苔藓,踩着露珠点亮未来季节时序的哥哥,寂寞徘徊

  • 少彰||《时间的马匹从书本里回到昨天》原创诗欣赏

    2021-04-25 admin 2 次 诗词歌赋

    时间的马匹从书本里回到昨天文/少彰 意境阑珊处,用老掉牙纯真可爱遗落殷红,深爱丛生墙角一辈子轻声说“老家伙,我离不开你”脖颈长嚎的韭菜,开出盈盈不为风雨所扰,置于阡陌之上的芍药 已然成为废墟凤凰台伴侣的火把借此寂寞失聪,遇到渔岛,不归来撕裂悠远野旷心扉的鸥鹭,有随洛云而逝的叶,喜欢未解之谜等一个人寂静,面对硕大苍穹 燃起烟蒂,烧痛绪白的稀薄席卷悲怆,默默容忍我胭粉气摔断骨头连着筋,栖身北方不留英雄名的哥哥,誓死守护中回过头来想起坚固铠甲时间的马匹 从书本里回到昨天,无关霞帔灵魂,无

  • 如梦令·惜红衣 文/励树才

    2021-04-25 admin 0 次 诗词歌赋

    如梦令·惜红衣文/励树才 昔年郎赠红衣,情深不言而喻。今日复又见,物是人非已去。惜衣,惜衣,流水叹花往矣。

  • 追光者 文/励树才

    2021-04-25 admin 1 次 诗词歌赋

    追光者文/励树才 凿壁偷光读真经,挖得乌金送光明。囊萤映雪实可敬,飞蛾扑火叹精英。

  • 微型小说:魏铁锤的媳妇儿 | 作者:金胜

    2021-04-25 admin 1 次 诗词歌赋

      作者:金胜  魏铁锤的家在城郊区的村子里。也许是沾了城郊区的光,这里的适婚男人就算是歪瓜劣枣儿,也能讨上个媳妇儿,平时脑筋缺根弦的魏铁锤就讨了山坳里的女人二菊,用二菊的话来说,我就是贪图城市郊区这个地方,否则也不会嫁给魏铁锤这个“蹩脚货”。  二菊在嫁给铁锤之前是结过一次婚的,生了个闺女已有五岁,前任男人也是另外一个县城郊区的人家,至于二菊被“休”的原因,她自已说是婆家重男轻女,因为自已生了女孩的缘故而提出离婚,言语中是满脸的委屈。铁锤听了就说着替媳妇儿

  • 中篇小说:斩马刀 | 作者:王辉明

    2021-04-25 admin 6 次 诗词歌赋

      作者:王辉明  掏子弹那件事,黄大茂记得更清楚。  小学的最后一个寒假,还有一个学期小学就毕业了。那天是星期天,天还没亮,黄大茂就跟随父亲来到大佛寺长江边。  平常天,父亲下河掏水柴,要到傍晚时分,母亲才吩咐大茂去河边接父亲。去的时候,大茂翻黄荆坡下大佛寺,这条路近。路边还有家烟摊,是个矮子,却有个硕大的脑壳,喜欢给过客讲古。如果去得早,大茂就坐在阶沿上听一阵。回来时,因为背着水柴,只能走平路,从江边进苏家湾,过三残桥上东佛段正街。  灰色的天空有只老鹰,盘旋着,越旋越低。河滩上大大小小的鹅卵石挤在一

  • 童年看纸书 文/曹加宝

    2021-04-25 admin 3 次 诗词歌赋

    童年看纸书  文/曹加宝  中国的文化是相通的,爱读书的人都能从文字中找到心灵相通的地方。也能从中得到一种心理上愉快的情绪,同时给生活中的氛围增加一些有趣的调料。人生的滋味各有不同的感受,一本充满正能量的书,总能给以我们最美好的启迪,引领我们走向更广阔的文学世界。  世上各种类型的书不计其数,然而数不胜数,谁都无法藏尽。既然喜欢读书,免不了向别人借阅,在相互借读的过程中,时常会遇到“概不出借”尴尬局面,也遇到过死缠烂打“非借不行”的伙伴。对于借书,我一直很守

  • 孙龙:那一丛野枣花(短篇小说)

    2021-04-24 xiaodou 2 次 诗词歌赋

    那一丛野枣花  ■孙 龙 0  快走!磨蹭什么?邓锡垕被人推搡着。  感觉中,他终于走上了爬山的路,猛然,他觉得有树枝上的刺在扎痛他的脸,火辣辣的,恍惚间,他还闻到了一丝淡淡的花香,是石龙湖东邓湾家门口那棵枣树花的香味?但又不全是,邓锡垕停顿了下。  以后的许多次睡梦中,他都过见过那花朵,碎小的,白中间绿的小花朵,每一次他都被熏醒,折磨人呢。邓锡垕在以后的年月里,竟然不止一次地讲给他唯一的亲人——孙子邓晓山听。他讲那花朵儿,一直像铃铛一样晃悠并且响在他的日子里&helli

  • 朱寿江:重读史诗《白鹿原》

    2021-04-24 xiaodou 0 次 诗词歌赋

    重读史诗《白鹿原》 ■朱寿江   我出差在外,一般都喜欢到书店淘宝。1997年去西安处理商务,休闲逛街时,来到解放路西安图书大厦,发现在醒目位置摆放着陈忠实先生的长篇小说《白鹿原》,我拿起书翻看了一下,被书中人物,情节,环境所吸引,毫不犹豫地买了一本带到住的酒店里阅读欣赏。这本书利用三晚时间走马观花看完,内心受到震撼。临离开西安时,特地请西安朋友开车陪我一道去故事发生的地点白鹿原探寻参访,了解那里人文历史,风土人情,深入到一些长者家里聊天,追源《白鹿原》中人物原型,时代背景,生活环境以及人生结局。  白鹿

  • 王涵:荒原

    2021-04-24 xiaodou 0 次 诗词歌赋

    荒 原  ■王 涵   在这旷野的荒原上,我孤身一人站在四周布满了芦苇草的田埂上极目远眺。放眼望去一排排高低错落的房屋依山傍水而建,远山如墨,群峰隐约;残阳像被捆绑的巨人挣扎着红了半边天。好一个低落有致的群峰轮廓和着郁江河的蜿蜒曲折,让人仿佛回到了王勃的笔下看“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此时此景此情都颇与当年的王勃相似。他在一代名楼滕王阁上登高远望,抒人生之志。我在这旷野荒原看万山红遍,深思反省,追忆红尘往事。  遍地黑色的大蚂蚁,成群结队地叫人发麻。这草地叫人无法坐立,就

  • 陈新:黄土高原之行

    2021-04-24 xiaodou 0 次 诗词歌赋

    黄土高原之行  ■陈 新 -01-  四月天,我们的飞机降落在河北正定机场,然后随旅游大巴——中原之旅。  几天下来,印象最深的是干旱少雨的黄土高原。从正定出发沿着太行山的高速公路,向南奔驰了一个多小时没看到绿色,满眼都是沙土堆积而成的“驼峰”荒山,没看到任何农作物。荒原上星星点点的坟茔和飘着祭祀故人的纸幡,黄土高原荒凉的令我震惊。  车厢里导游风趣的说,“陕北很穷,大家这几天的用餐就当成减肥餐吧。”  我们到任何一个景点,不论是住宿

  • 孙龙:那一丛野枣花(短篇小说)

    2021-04-23 admin 8 次 美文美句

    那一丛野枣花■孙 龙01快走!磨蹭什么?邓锡垕被人推搡着。感觉中,他终于走上了爬山的路,猛然,他觉得有树枝上的刺在扎痛他的脸,火辣辣的,恍惚间,他还闻到了一丝淡淡的花香,是石龙湖东邓湾家门口那棵枣树花的香味?但又不全是,邓锡垕停顿了下。以后的许多次睡梦中,他都过见过那花朵,碎小的,白中间绿的小花朵,每一次他都被熏醒,折磨人呢。邓锡垕在以后的年月里,竟然不止一次地讲给他唯一的亲人——孙子邓晓山听。他讲那花朵儿,一直像铃铛一样晃悠并且响在他的日子里…&he

  • 陈新:黄土高原之行

    2021-04-23 admin 2 次 美文美句

    黄土高原之行 ■ 陈 新 -01- 四月天,我们的飞机降落在河北正定机场,然后随旅游大巴——中原之旅。几天下来,印象最深的是干旱少雨的黄土高原。从正定出发沿着太行山的高速公路,向南奔驰了一个多小时没看到绿色,满眼都是沙土堆积而成的“驼峰”荒山,没看到任何农作物。荒原上星星点点的坟茔和飘着祭祀故人的纸幡,黄土高原荒凉的令我震惊。车厢里导游风趣的说,“陕北很穷,大家这几天的用餐就当成减肥餐吧。”我们到任何一个景点,不论是住宿

  • 微型小说:暗恋 | 作者:金琳

    2021-04-23 admin 2 次 美文美句

      作者:金琳  精明能干,48岁的张明明,曾在某国企单位担任过副总经理,八年前辞职下海,在珠海扑腾了一阵子,后来去了国外发展,发了财,回国后,离了婚。生活珠环翠绕,浪漫而放荡,一直找不到合适人选做未来妻子,几十年前曾经出现在他生活中的那个倩影,总不能让他忘怀,在心里晃荡着……  张明明又回到了故乡。一天同学聚会,酒至半酣,老同学蒲旭东说:“张明明这次回来,要招个翻译,在全国范围内挑,气派大着呢!”  蒲旭东说完,同学们把眼光不约而同看向

  • 微型小说:母亲 | 作者:姚志顺

    2021-04-23 admin 0 次 美文美句

      作者:姚志顺  那年秋天,弟弟电话我,说母亲因为严重的高血压,加上抽烟,脑子越来越不好,好像老年痴呆了。  我听后,告诉一声上班的妻,就赶回了农村的老家。  进了院门,看见母亲一个人,呆呆地坐在水缸旁的板凳上,望着院角栓在枣树上的母山羊和两只羊羔,满面慈祥的笑。  “妈!”我走到母亲身边,顺手拿个小板凳挨着她坐下,“我回来了。”  母亲缓缓转过脸,看了一会才说:“志顺回来啦!”说着,吸了口烟。  “妈,要少抽点烟呀!&

  • 微型小说:老实人相亲 | 作者:王晓伟

    2021-04-23 admin 1 次 美文美句

      作者:王晓伟  认识柳菁的人都说他是一个老实人,老实的谈恋爱都不会谈。柳菁和胡珊是一个村的,他们两个早就认识,只是彼此从没主动搭讪过而已。现在他们在外地打工的单位只隔一条马路,柳菁与胡珊见面也只是互相点个头。  柳菁与胡珊真正的接触,却是媒人牵的线儿。柳菁是个内向又矜持的人,他们接触的时候,柳菁30岁,胡珊26岁,早就到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年龄。  准确的说,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胡珊因为柳菁过于老实并没有看上他,她感觉男人一旦太老实,就总感觉像是缺少些什么。他们都在同一个地方上班,又都是离开村子在外

  • 小三 江苏/李忠四

    2021-04-23 admin 1 次 美文美句

    小三 小三这个词你看怎么用在现实中是个让人唾弃的第三者而赵四小姐跟了张学良却千古流芳

  • 打油诗《季节变瘦,挂在枝头的月,写满沧桑》 文/程新涛(江苏射阳)

    2021-04-23 admin 9 次 美文美句

    打油诗《季节变瘦,挂在枝头的月,写满沧桑》文/程新涛(江苏射阳) 皓月当空挂枝头,炎烈夏天季节瘦。当年农村干农活,夜以继日田间走。身心疲惫不吱声,为了生计忍哀愁。农田好似一张纸,写满沧桑汗泪留。纵横坎坷农田炼,红尘无奈伴恩仇。改革开放似明灯,激情满怀康庄路!

  • 微型小说:神仙 | 作者:阿布力孜·吾拉因

    2021-04-23 admin 4 次 美文美句

      作者:阿布力孜·吾拉因  小小的乡村巴扎的最后一个角落有二三十个人围成一圈集合了。  “‘神仙’你给我算卦好吗?”  站在所有人前面的胖胖的一个男人往前挪了挪。脸色黑的,闭着右眼的‘神仙’,此刻抬头看了一眼前面的人,就会颤抖着手指开始往前面铺的脏布上摆小石头。  “你是个很幸福,很幸运的人啊。在以后的日子里,你的财产会不计其数的啊。”  听到这些话很高兴

  • 徐红艳:学车散记

    2021-04-22 xiaodou 0 次 诗词歌赋

    学 车 散 记  ■ 徐红艳   依稀记得梳羊角辫的年纪,最崇拜的便是穿一身军装、在部队开车的大舅了,偶尔会坐到那个宽大的车厢里,看大舅气定神闲的操纵着这么个轰轰作响的大家伙,能让这么个叫“汽车”的这样听话,我稚嫩的心中写满了惊诧,汽车,是那个年代的稀罕物,孩子们在公路边等老半天,盼到一辆奇奇咔咔驶过的汽车,都会兴奋的大叫,就别提能坐上一会了,多么不容易啊………  想不到三十年后的我,竟也能亲自去操纵它,还有可能,会

  • 吴登翔:小镇话务员

    2021-04-22 xiaodou 0 次 诗词歌赋

    小镇话务员  ■ 吴登翔  离开小镇有三十多年了,然而在小镇几年的话务员工作仍然让我难忘,后来走出小镇一直没有说过这段经历,怕说了别人取笑一个小伙子竞然干过女孩子的话务员工作,因为话务员在人们的印象中都是女的,这段经历现在回想起来却成了人生中的趣事。  当时上班在皖南山青水秀的一个古镇,以前叫漆林渡,小镇临水依山,在那个交通不发达的年代这里上通九江、武汉下达芜湖、南京,地理位置优越使得这个小镇非常繁华,小镇房子清一色徽派建筑,最有特色的是临青弋江的一排房子是全木柱悬空建筑的,房子没有砖墙全是木板,一面朝街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