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八佳人巧梳妆》原文|赏析

  二八佳人巧梳妆,

  房中守着个七岁的郎。

  待说是郎郎又小;

  待说是儿不叫娘。

  晚上枕胳膊睡,

  醒来还要寻他娘。

  不为婆婆年高迈,

  背在山后喂了狼。

  ——清·无名氏编《北京小曲钞》

  本篇以十六岁的妇女嫁给七岁的丈夫,揭露了封建包办婚姻的极端荒谬性。

  “二八佳人”,即十六岁的美女。她巧于梳妆打扮,可惜却没有一个懂事通情的丈夫,而只能“房中守着七岁的郎”。七岁的男孩尚未发育成熟,怎么能结婚成亲呢?可是封建包办婚姻,不仅不管男女双方是否真心相爱,而且也不问他们在生理上是否发育,是否具备结婚的生理条件。她所嫁的丈夫就是个七岁的孩子, “待说是郎郎又小,待说是儿不叫娘”,即丈夫不像丈夫,儿子不像儿子;年龄之小,连生活尚不能自理,晚上还要用胳膊当枕头带着他睡觉, “醒来还要寻他娘。”这种有名无实的丈夫,给她带来的不是欢乐,而是痛苦,使她恨死了,恨不得要把他“背在山后喂了狼”,只是因为“婆婆年高迈”,怕婆婆伤心,才没有这样做。她这种恨,表面上看,是恨她那年幼的丈夫,实则恨的是那极端荒谬、不合理的封建婚姻制度。因为谁都看得很清楚,七岁的孩子幼稚无知,天真烂漫,根本不懂结婚是怎么回事,何罪之有?因此,她要把毫不懂事的小丈夫“背在山后喂了狼”,也绝不是她心地残忍无情的表现,绝不是恨小男孩个人,而恰恰是她的爱情得不到依附、遭受亵渎的必然发泄。从她“为婆婆年高迈”,而不惜克制自己的感情,牺牲自己爱的权利,可更进一步地说明她的心地的善良和多情。

  在艺术上,它运用一系列的极端不和谐,如“二八佳人”与“七岁的郎”,郎与儿,娘与狼,对小丈夫的狠毒与对婆婆的慈爱。这些不和谐,既充分地揭示了封建包办婚姻的荒谬和不合理,又深刻地表现了女主人公内心的感情旋涡:交织着爱与恨、慈与狠、抗与忍的复杂的矛盾冲突。它令人读了不能不为之震惊,不能不对封建包办婚姻表示强烈的愤恨,不能不对这位“二八佳人”寄予由衷的同情。

上一篇:校尉羽书飞瀚海
下一篇:返回列表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