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锋:天灯

天       灯
 

 肖  锋

 
 
01
宝岛台湾北部有好多旅游景点,其中有游客感兴趣的九份和十分。由于十分适合放天灯,自然更为游客青睐。台岛多山,如果说九份在山上,那么十分是在山里。因九份靠海,站在九份山上,晴朗的天气,可以看得见西北面的基隆。十分是在九份往南,再往前就是平溪了。
 

 

 
我们去宝岛选择的是自由行,去岛内各景点有合租车游览方式,可以网约。
圆山饭店到剑潭捷运(高铁)站每半小时有一趟摆渡车。那天我们一行三人先乘摆渡车到剑潭,合租车停在路旁等我们。面包车内已坐有四位姑娘,她们见我们年纪大,便把中间方便进出的座位让给了我们和女儿。开车的小伙子热情又健谈,他只负责将我们依序送至各景点,交待好时间,游览后到停车地点上车再送至下一景点,游览结束后再送回市内出发地。
 
 
 
北海岸有好几个景点,分别在基隆的东北和西北。一是阴阳海,海水呈现深浅不同的两种颜色,一种说法是这里是东海和太平洋洋流相汇形成色差,另一种说法是蔚蓝的太平洋洩入金瓜石山区黄褐色矿水而导致。阴阳海不远处有黄金瀑布,虽不壮观,但有着"流水不争先,争的是奔腾不息"的气韵。再就是野柳地质公园,被称作台岛最美的海岸一一奇石海岸。那里大海辽阔蔚蓝,海岸奇石密布,其势可谓壮观。因海蚀风化和地壳运动,造成海蚀洞沟,形成了蜂窝石、烛状石、蕈状岩。因临着海,堤坝上的道路左面是景区,右面是波涛汹涌的海浪撞击着的礁石。公园入口处的景区介绍上,还特地说到了这种特殊的地貌存在于甘肃省的张掖。当然,与张掖丹霞地貌相比,无论景区规模和瑰丽颜值都无法比拟。但这里也有它的特色,因一处蕈状岩酷似"女王头像“而出名。
 
 
 
02
台岛多山,陆地又是山地居多。沿着东海岸往南,陆地狭窄。所以我们行车,更多地是在山路蜿蜒,也要穿越隧道。那天下着雨,雨水顺着车窗滑落。透过车窗看见绵延的青山,山顶白雾笼罩,与低沉的乌云连在一起。路面湿湿的像条黑色丝带,不停地延伸着它的长度。
窗外云雾笼罩,淫雨濛濛,仿佛是在烟雨江南。司机小伙说五月是台岛的雨季,我们赶上这样的天气风雨兼程,有一种不同寻常的感受。特别是在九份,雨好大,上山的石阶几成溪流。我和老伴共伞缓行,一步一步避开流水。我一手撑伞,一手扶着她,在陡直的石阶上慢慢攀行。她腿的关节不太好,一路上我得照顾她,可以说是“夫搀妇随"。旅行是游览也是陪伴,“少来夫妻老来伴",从青丝到白发,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九份的房屋是顺着山势,鳞次栉比地盖在一起,行走时你看到更多的是一层层的房顶。九份街的位置形态,有人说像“丰"字,一竖是陡峭的上山石阶路,三横就是山腰狭窄而弯曲的石板路小街。小街两旁全是饭馆、茶馆和店铺,家家门前都挂有长的圆的红灯笼,平添了小街的几分热闹。
 
 
那天我们是在九份用的中餐,小餐馆是在山上的基山街往轻便路攀爬的石阶旁,餐馆门对着梯状的石条路,进门是厅堂,靠墙的神龛内供着菩萨,点着香火。用餐之处是在房子最南,既像吊楼又像封装的阳台,很适合观景。这里摆放两张粗糙的方桌,向外看是房檐滴落的雨水和前面房子的房顶。因雨雾蒙蒙,看不到远处。如果晴朗的天气,在这里边用餐还可以看到一层层屋脊、欣赏大海的壮阔,说不准还能看到西北的基隆。
午餐我们点的面条,好大碗。配了两盘菜,其中一盘绿色如茵的菜蔬不曾见过。问店家,肤色较深身板结实的老板娘说是佛爪兰。
 
 
03
一路上,两位挤在副驾驶位置的姑娘,与开车的小伙子不停地拉呱,问的都是这次到访景点的特点、故事和注意事项。如九份和十分名称的来历,为什么刚刚路过的地名叫“暖暖“?还有这次的一个景点叫"猴硐“的有猴吗等等。我们听着也觉得有趣和长知识,女儿有时也参与其中,没听清时我也插话问问。这样的互动也消除了旅行的单调,使整个旅程充满着生气和温馨。
接近十分的时候,看到山下半空中有球状物在空中飘荡,正好奇,司机小伙说那就是放飞的天灯。
不久,车顺着山路下行,很快就见着了房子。车停了,一眼就看见了十分老街的街囗。
街口两侧,有两幢廻然不同的建筑,右侧是"全家",一个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它的进驻,说明这里有一定的客流。左侧是一古旧的碑亭状建筑,上方留存着陈旧的“十分寮"字样,上面还张贴着宣传告示之类。紧贴它前面的是人工临时搭建的台子,大概是作为宣传集会用的。
沿着街口稍往里走,"之“字形转角处是十分小学,小学名称占据了整个门楼。
 
 
老街窄窄的,像我们以前许多乡间小镇街道的模样。沿街两侧是住户、店铺和饭店。"五一"过后,游人不多,街面显得冷清。
走进十分老街,没觉得有古色古香之处,而是给人一种老旧的感觉。小街的路面已不全是旧时的石条,取而代之的是用水泥简单地抹平,没有造型和装饰。店面招牌不华丽,看上去觉得广普。家家大门都还存留着过年时的春联,这和我们有着相同之处。显得奢华和热闹的是一家家售卖天灯的商铺,那里五光十色的天灯把店堂映照得非常华丽。
我们选择游览十分老街,不仅仅是为了老街和它周围的景点,其实最上心的还是这里的天灯。
 

 

 
04
在平溪一带,有传统的放天灯的习俗。天灯,又叫孔明灯,桶状,下方开口,内置骨架,外层套上纸套后固定,与灯笼结构相近,但比灯笼大得多。它上方下圆,上大下小,下方留有圆口,很像古装剧中“员外“的帽子或者南方装稻谷的篾箩。天灯有大有小,游客常放的大概高约一米,直径60~70公分。天灯价格按外表图案和颜色决定,单色便宜些,多色贵些。天灯制作时中央装有横梁,梁上可束燃料,天灯就是靠燃烧产生热力而使之升空的。
放天灯是种游戏,也是人们借之祈愿祈福的一种形式。出售天灯的店家,都在店内设置了天灯架子,准备了笔墨,以便客人在天灯周围写上祈求和心愿用语。
我们在老街入口进了家天灯店。后来深入老街才知道售卖天灯的店铺很多,五颜六色的天灯挂满店堂,任由客人选择。我们没有因选择店家和天灯优劣而后悔,只是旅行中顺便玩玩开心,至于差别一点也没介意。而来这里的日本和韩国的游客,他们是带着愿望和祈求,虔诚地带着家人一年一度特意来这里放天灯。
 
 
 
我们在街口那家店买了只架上的天灯,旁边备有笔墨。只是临时才知道可在天灯外围书写些吉祥用语。一时毫无准备,所以只是机械地想到了“健康快乐幸福"等抽象词汇。后来来了几个生意模样的客人,他们看来很老道,干脆来实在的,提笔就是“走鸿运、发大财、中大奖"之类的。这种场合,就是要放飞自我,放飞心情,放飞内心的愿望和梦想。和我们同车的一位交换生姑娘,提笔顺畅地写下了"情至所归"四字,看来她憧憬的是美好的爱情。
天灯表面可以尽情地写。写满了还可以将内侧翻为正面继续写,所以有意愿可以尽情表达。
 

 

在当地,天灯已成为旅游品牌吸引游客的一种方式。当你选好了天灯又写好了心愿,店老板会领着你,帮你到放飞点去放。他让你和你的家人共同抓住天灯上沿,帮你拍照。之后,开始点燃天灯并交待不要松手。当天灯由于燃烧有了向上引力力图挣脱的当儿,店主说了声"放!",天灯即刻向上一跃,腾空而起,越升越高。你仰头看见燃烧的火焰和飘行的天灯,依着风向越飞越远。
听说每年春季的天灯节都选择在十分举办。大概由于这里的风向和气流比较适合放天灯。另一原因是这里游客较多,附近有十分瀑布和吊桥,还有平溪铁路经过这里。站在道轨上放天灯又有着一种别样的情趣,所以这儿是放天灯的最佳地点。听说天灯节时有上千只天灯沸沸扬扬升起,又浩浩荡荡飘去。可想而知,该是怎样一种壮观场面!
也有人选择晚上放天灯。夜幕苍茫中,凝望着透着火的天灯冉冉升空,随风而去,把祝福愿景和心绪带到遥远的天边……
 
 
05
那天,天灯店老板领着我们去放天灯。从街的这头往街的那头。小雨慢悠悠下着,撑着伞,走在窄窄的、静静的小街上,显得冷清。饭店小吃店有人守着,生意清淡显得很萧条,没有吆喝和叫卖声。走着走着,就见前面不远处人多了,有的还聚在一起。当我们经过一段石条的斜坡之后,首先看到了一条老旧的铁路,铁轨紧紧地贴在石子之上。铁路从两旁都是店铺的街心穿过,没有红绿灯,没人值守也没有栏杆,没有火车时可以自由穿行。街旁天灯店挂着五彩的天灯,店外铁路的两侧有很多广告招牌,街边的吃食店的油炸烧烤炉摆到了离铁路不远的地方。街沿边,道轨上,站着好多准备放天灯的人。
店老板拿着帮我们放的天灯走上道轨,我们紧跟其后。不知什么时候雨小了,毛毛雨细细地飘着,这给天灯的放飞带来了方便。我们刚进入轨道站定,忽然从那头传来小男孩高声的喊叫:“火车来了"!众人慌忙离开道轨,站立街沿等待火车通过。等着等着,足有三五分钟,也没见火车踪影。原来这段铁路是划了个弧以后再穿过街心,房子和树丛遮挡了视线。我很奇怪,那叫喊的孩子是如何判断火车来了呢?也许是特灵的听觉和感知,亦或是铁路挨着门口日夜相伴,和这段铁路有着密不可分的情结所致。
过了好大会儿,伴随着一声呜笛,一辆车头深红的老旧内燃机车拖着不太长的几节车皮,轰隆隆驶过来,在跟前的道轨上碾压过去,经过小街又插向房后急驶过去。
火车走了,大家重回道轨。各自拽着天灯,拍照合影。当天灯升空飘起时,个个仰头凝望,脸上充满着期待、兴奋和喜悦。 
上一篇:徐娇娇:串串油菜花
下一篇:返回列表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