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爆裂都市歌词

    2022-01-21 admin 0 次 诗词歌赋

    爆裂都市歌词沉醉在这金色璀璨又一天谁会在意身边一切像疯癫但每分秒使我生厌这都市现状没法相信终会抛弃这荒岛WOO-HOWOO-HO...面对歪曲的制度WOO-HOWOO-HO问那方是我家土求讲给我知在远地里歌声充满着悲戚谁会在意身边的我是忧郁热爱相爱真爱都快一一告段落让我请你今晚跟我分开走WOO-HOWOO-HO面对歪曲的制度WOO-HOWOO-HO[www.qde7.com]问那方是我家土求讲给我知WOO-HOWOO-HO面对歪曲的制度WOO-HOWOO-HO问那方是我家土WOO-HOWOO-HO面对歪曲

  • peerless歌词及中英文翻译

    2022-01-21 admin 0 次 诗词歌赋

    peerless歌词及中英文翻译doctor actor lawyer or a singer医生,演员,律师或歌唱家why not president be a dreamer为什么不是总统?做一个有梦想的人you can be just the one you wanna be你可以成为任何一个你想成为的人police man fire fighter or a post man警察,消防员或者邮递员why not something like your old man为什么不是像你老伙伴的人?you

  • 微型小说:最后一户贫困户 | 作者:盖吉忠

    2022-01-17 admin 31 次 诗词歌赋

      作者:盖吉忠  我所包扶的王家屯十几家贫困户都脱贫了,唯有一户摘不了帽,这户就是王强。  说是一户,其实就是一个人。他这个贫困户的帽子戴了十几年了,如今戴的挺牢实,好像长死了一样,摘都摘不掉。王强说:“贫困户咋地了,有吃有喝,过年过节还有人给送米、送面、送油。生活一点也不比别人差,还不用操心,也不用干活,活的多潇洒。”我刚进村的时候,王强正在和几个老太太打麻将,村主任去叫他,他连头都不抬,一边摸牌,一边说。我现在啥都不用操心,反正你们也得让我过好日子,一个不脱贫,你们就不能收兵

  • 微型小说:老古这个人 | 作者:东篱

    2022-01-17 admin 3 次 诗词歌赋

      作者:东篱  三言两语还真难给老古这个人做出准确评价。  说他好吧,快六十的人了,领个家过不成撇点,至今还租住在土坯房里,低矮潮湿,家徒四壁,且本人还贪杯,每晚都要喝上半斤,有时喝多了还会尿裤尿床,洋相百出,没个正形。  说他坏吧,除了喝酒这个毛病,他性格耿直,心底善良,一不抽二不偷,三不嫖四不赌,一年到头除了刮风下雨老天爷不让干活,他一天都不偷懒,在工地打小工啥活都干,任劳任怨,老板和工友都喜欢他。  老古最怕别人问他家事。他身材瘦小,人微命贱,是个出死力的最底层劳动者,媳妇也因生的第一个孩子夭折受

  • 微型小说:听房 | 作者:创享未来

    2022-01-16 admin 1 次 诗词歌赋

      作者:创享未来  年少时的我们,好奇心特别的强,经常会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来,以至现在回想起来,既感到后悔,又觉得好笑……  在我读初一的时候,节假日里完成了作业后,整天跟伙伴们疯玩。每当冬季到来的时候,各个学生宿舍都要生火取暖。为了保证下星期一来了不会受冻,星期六放学时候,舍长们都会依托本村的同学星期天来看火。  桂荣比我高一届,每次去学校看火,都会让我同去做伴。  一个星期天的晚上,我和桂荣,还有两位伙伴一同去学校看火,走的时候,不忘从家里偷偷带几根山药和红

  • 微型小说:秘密 | 作者:紫蝴蝶

    2022-01-15 admin 2 次 诗词歌赋

      作者:紫蝴蝶  罗莉一大早拿着写好的信件准备去投递,被妈妈拦住了,妈妈让她先吃点早餐,不能空着肚子去上班,一会儿要去菜市场买菜的时候帮她投递。罗莉匆匆忙忙吃了口就出门了。  罗莉、王建设、李强三个人是大学同班同学,三个人成天在一起嘻嘻哈哈。王建设和罗莉来自城市,李强来自地处偏僻的农村。李强从小就品学兼优,是父母的骄傲。一表人才、风度翩翩的他,是大学里很多女孩子青睐有加的关注对象。王建社和罗莉在学习上有不懂的经常咨询请教李强,时间久了三个人就打成一片儿。  慢慢的两个年轻人互生情愫,偶尔上课的时候还悄悄

  • 微型小说:情债 | 作者:清荷淡雅

    2022-01-15 admin 5 次 诗词歌赋

      作者:清荷淡雅  前些年,在小区里经常看到一位面容姣好的女人推着轮椅在大道上散步,轮椅上坐着一个头发花白的中年男人,男人神态安祥,好像很享受的样子。  女人叫阿香,从没上过班。起初人们以为阿香推着的是她的父亲,时间久了,大家才知道这是一对夫妻,一对相差二十多岁的忘年恋。  阿香的丈夫是个工程师,年轻时很帅气,不但工资高,而且家境也好。阿香和丈夫是一个镇子的,因比较熟悉,不到二十岁时便到丈夫家照顾他瘫痪的前妻,一来二去,两人便搞在了一起,阿香理所当然地成了不光彩的第三者。  不久后,丈夫的前妻连病带气去

  • 短篇小说:十一个房间 | 作者:子文

    2022-01-14 admin 2 次 诗词歌赋

      作者:子文一  旅馆的二楼有十一个房间,除了老板文森的201,202住着一位作家,谨小慎微。203住着一位女老师,严肃认真。204是一个天天喝酒的醉汉。205是一位有点神经质的画家。206住着一个商人,每天都是一张左右逢源的笑脸。207住着一个爱哭的孩子,父母离世留下孤单的他。208是一个无所事事的青年。209住着不爱言辞的男子,总是低着头不敢直视别人的眼睛。210是一个演员,每天不是朗诵就是哼唱着,仿佛周围全是他的舞台。211住着旅馆的厨子,跟随文森多年。  今晚有些奇怪,吝啬的文森居然要请所有人吃

  • 微型小说:儿子的礼物 | 作者:任春华

    2022-01-14 admin 5 次 诗词歌赋

      作者:任春华  王老汉,今年70岁,老伴两年前因病离开了人世,所以只剩下他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在老家艰难度日。  前段时间,王老汉感觉身体不适,手脚老是不由自主的颤抖,到医院一检查:帕金森综合症。这种情况一个人在老家,儿子不太放心,于是把他接到了城里楼上。  一开始王老汉小心翼翼的,虽然行动迟缓,但还能自理。现在病情发展有些严重,手脚颤抖的厉害,经常端不住杯子,抓不住碗。儿子因工作繁忙,经常早出晚归,对此了解甚少,儿媳因公公的病情心生厌烦,没少摆脸色给王老汉。  “哗啦,哗啦&hel

  • 短篇小说:婚内征婚 | 作者:豆豆

    2022-01-14 admin 6 次 诗词歌赋

      作者:豆豆  一  黄轩,男,54岁,留着三七分的发型,染得漆黑的头发一丝不乱,方脸,戴着近视眼镜,中等身材,一身名牌,给人以沉默寡言的印象,看似文雅的外表,很少微笑,即使笑,眼神里也透着阴森。他是一金融单位营业部主任,他重男轻女的思想观念根深蒂固,虽然女儿已工作成家,但他认为女孩就和没有后代一样,从内心深处他期望通过再婚能生育一男孩,同时他也对妻子芮芯有弃旧迎新的思想。  黄轩上中学时就和同学早恋,因农转非,招干参加工作结婚后,更是洗头房、洗脚房、推拿按摩中心…的常客,患过霉菌

  • 【小小说】残墨/相亲

    2022-01-13 admin 5 次 诗词歌赋

      周末,紫涵脱下白色的工作服,换了一套休闲装穿上。她带着六岁的儿子阳阳,提前十分钟到了约定的茶楼。  茶室,古香古色,茶案正面墙壁上是当地名家扇面书法作品:半壁山房待明月,一盏清茗酬知音。背面是人物画:侍女奉茶图。清幽的古筝曲《茉莉芬芳》如缕缕清风袅绕屋子。  紫涵和儿子阳阳落座后,叫了两杯茶一杯白开水。儿子嗫嚅地对妈妈说:“妈妈,以后你出来相亲就不要带上我了,每次都是因为我,才没有成。那些叔叔嫌我是个累赘。”  紫涵抚摸着阳阳的头说:“乖儿子!妈妈怎么放心你一个人在

  • 微型小说:圆梦 | 作者:山佳

    2022-01-13 admin 2 次 诗词歌赋

      作者:山佳  看着中央电视台《等着我》栏目一个个感人的故事,我总会泪流满面。四十多年了,我能不能在有生之年见到我的弟弟小文呢?  我家弟兄们多,数我最小,我总希望有个小弟弟。我叔没有儿子,所以领养了一个儿子叫小文。  小文长得白净,浓眉大眼,着实让人喜欢。我俩同岁,他是弟弟。我俩一起玩耍,一起上学,无话不说。待到改革开放年代我们已到豆蔻年华的年龄,我们开始各有自己的隐私。当时由于生活清贫,社会上有一些年轻人开始不安分起来。  初夏的一天中午,叔叔找到我:“小军,你弟弟走了!”他

  • 微型小说:绝密 | 作者:吴岳华

    2022-01-12 admin 3 次 诗词歌赋

      作者:吴岳华  我们兄弟姐妹六个,长相既不像父亲也不像母亲,互相也不像,六个当中,有帅哥靓姐,也有相貌一般,个别的个子很矮。我们是一家人吗?心有疑团,但大家从未说出口。  从我们记事起,父母相敬如宾,从未吵过一次嘴,互相关心,互相体贴。母亲的统治力很强,是管钱的总账,家里大小事都是母亲安排的,既是总统也是总理。  文化大革命中,医院的红卫兵斗我父亲,胸前身后挂满了破鞋子,说他是腐化分子,色鬼,玩弄了不少医院的女性,母亲几次想站出来揭穿污蔑、谎言,证明我父亲的清白,但父亲却巧妙地劝说,制止。  最气人的

  • 微型小说:被遗弃的男孩 | 作者:黄春红

    2022-01-12 admin 5 次 诗词歌赋

      作者:黄春红  我陪护小侄女挂吊针,两袋药水后她感冒明显减轻,我这才得以轻松喘息。  对面2号病床,又黑又瘦的老妇半闭着眼,依着棉被斜躺着,怀里搂着的男孩正在挂吊针。男孩约摸六七个月大,此时男孩睡着了,看得出这奶奶和孙子都很疲倦了。一会儿,男孩伸手挠了一下头,好像要醒了。  过了一会儿,果然孩子睁开眼哭闹着,用力挣开被老妇人握得发红的细嫩胳臂去抓头上的输液软针头。  这时坐在床边的爷爷连忙揉着孩子的双腿好象在转移孩子的注意力,嘴里喃喃地说:“乖乖啊!你不能再拽了!已经被你拽了150块了!&

  • 微型小说:出口 | 作者:吴岳华

    2022-01-11 admin 4 次 诗词歌赋

      作者:吴岳华  我这里说的出口,不是指外贸上的出口,而是指人体上的出口。进口与出口,是人体的大循环,良性循环,就少疾病,就舒服。人体出口的地方,神经密布,最敏感,也容易引起疼痛。过去说,十男九痔。出口问题,难以启齿,羞于言谈。其实,像厕所革命一样,洁净、美丽、舒适,也是人们所需要的。人体出口良好,也是一大福。  可以说,老夫今年八十,一辈子与我的出口打交道,是我生活的重要部分,从不敢掉以轻心。  上中学的时候,由于生活艰苦,长期大便干结,形成肛裂,每次解手都鲜血淋淋。  1964年,好不容易入伍,一是

  • 微型小说:黎军失踪 | 作者:楚耘

    2022-01-11 admin 4 次 诗词歌赋

      作者:楚耘  太阳斜斜地挂在西方的天空。梧桐树上的“知了”鸣叫得已经没有夏日里那么疯狂,单位的职工乘坐通勤车下班回家了。花坛草坪中间的小路上走来黎军的妻子,身上的湖绿色柔姿纱半袖小褂和一袭时兴的黑色短裙勾勒出她青春诱人的身段,乌黑的秀发映衬着她秀丽白皙的脸颊。她一见到我便急迫地问道:“这几天你见过黎军吗?”  我停下脚步,看着她回答又反问:“没有。怎么啦?”  “他一个礼拜没回家了呢。”  “也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