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型小说:最后一户贫困户 | 作者:盖吉忠

    2022-01-17 admin 41 次 诗词歌赋

      作者:盖吉忠  我所包扶的王家屯十几家贫困户都脱贫了,唯有一户摘不了帽,这户就是王强。  说是一户,其实就是一个人。他这个贫困户的帽子戴了十几年了,如今戴的挺牢实,好像长死了一样,摘都摘不掉。王强说:“贫困户咋地了,有吃有喝,过年过节还有人给送米、送面、送油。生活一点也不比别人差,还不用操心,也不用干活,活的多潇洒。”我刚进村的时候,王强正在和几个老太太打麻将,村主任去叫他,他连头都不抬,一边摸牌,一边说。我现在啥都不用操心,反正你们也得让我过好日子,一个不脱贫,你们就不能收兵

  • 短篇小说:与手机争夺孩子 | 作者:豆豆

    2022-01-17 admin 10 次 美文美句

      作者:豆豆  一  我是一名厨师,我和老婆杨丽娜常年在外地打工,两个孩子在老家跟着爷爷奶奶一起生活,女儿小涓8岁上二年级,儿子小强不到两岁。  我们的生活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儿女双全,我和老婆都感到很幸福!  智能手机,是我们和父母孩子沟通联系的重要纽带,解决了我们因长期在外地打工而不能时常陪伴老人、孩子身边的问题,通过手机视频看着老人身体健康、孩子一天天健康成长我们心满意足!  但让我们意想不到的是,小强一岁零七个月了,和他同龄的孩子,都会喊爸爸妈妈,会说一些日常生活用语了,小强却很少说话,喊爸爸妈

  • 微型小说:老古这个人 | 作者:东篱

    2022-01-17 admin 9 次 诗词歌赋

      作者:东篱  三言两语还真难给老古这个人做出准确评价。  说他好吧,快六十的人了,领个家过不成撇点,至今还租住在土坯房里,低矮潮湿,家徒四壁,且本人还贪杯,每晚都要喝上半斤,有时喝多了还会尿裤尿床,洋相百出,没个正形。  说他坏吧,除了喝酒这个毛病,他性格耿直,心底善良,一不抽二不偷,三不嫖四不赌,一年到头除了刮风下雨老天爷不让干活,他一天都不偷懒,在工地打小工啥活都干,任劳任怨,老板和工友都喜欢他。  老古最怕别人问他家事。他身材瘦小,人微命贱,是个出死力的最底层劳动者,媳妇也因生的第一个孩子夭折受

  • 过年 | 作者:董海亭

    2022-01-16 admin 3 次 美文美句

      作者:董海亭  我早已过了盼过年的岁数,平时小酌几杯,回忆过往,不禁莞尔。儿时的我,年味颇浓。一入腊月,街头巷尾,邻居百舍谈论最多的话题都是怎样备年。从腊月二十三开始,家家户户都带着近乎虔诚之心认真忙年。灶王爷当然是必请之神,恭恭敬敬的请来,端端正正贴于灶台旁,带着虔诚反复默念:“下凡携富贵,上天言好事”。而我又特傻,每次都担心离灶王爷太远,他再听不到我的心声,总尽可能靠近灶台。每每都因为靠灶台太近,弄一鼻子锅底灰,像只小花猫似的,在大人们的笑声中落荒而逃。  那时,窗户用报纸

  • 微型小说:凯鲁亚大叔的小木屋 | 作者:郭中会

    2022-01-16 admin 3 次 美文美句

      作者:郭中会  当的一声枪响,卡索夫拿着画笔的手猛然抖动一下。虽然他对这长筒猎枪的声音很熟,可心脏还是扑通扑通的狂跳好一阵子。“讨厌的鬼东西,添乱!”卡索夫狠狠的骂了一句。  “嘿嘿,画画?”一个老男人幽灵般的站在了他前面。  “嚯呀,鬼!”吓得卡索夫扑棱的一下站了起来,手里的调色板吧嗒一下掉在画纸上。  “害怕了?不是鬼,看看你身后,那是野猪,”老男人说。  “什么人,你是谁?” 

  • 短篇小说:养女 | 作者:来秋

    2022-01-16 admin 4 次 美文美句

      作者:来秋  因为父亲的离世,根成没念完高中,就回到林场,接了父亲的班,十八岁就成了一名林场工人。  根成妈在生根成的时候落下了风湿病,遭了一辈子的罪,根成心疼母亲,父亲去世后,他和母亲相依为命,上班后,他早出晚归,但从不让母亲惦记,在林场,谁都说根成是个孝顺的孩子。  根成干工作踏实,领导让干啥就干啥,不挑不捡,而且他聪明好学,深得林场领导的青睐,在前勤当了几年伐木工人,由于表现突出,很快就入党提干,才二十三的根成,竟当上了林场的副厂长,真是年轻人里的佼佼者。  当上领导的根成并没有摆架子,他一如既

  • 微型小说:听房 | 作者:创享未来

    2022-01-16 admin 5 次 诗词歌赋

      作者:创享未来  年少时的我们,好奇心特别的强,经常会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来,以至现在回想起来,既感到后悔,又觉得好笑……  在我读初一的时候,节假日里完成了作业后,整天跟伙伴们疯玩。每当冬季到来的时候,各个学生宿舍都要生火取暖。为了保证下星期一来了不会受冻,星期六放学时候,舍长们都会依托本村的同学星期天来看火。  桂荣比我高一届,每次去学校看火,都会让我同去做伴。  一个星期天的晚上,我和桂荣,还有两位伙伴一同去学校看火,走的时候,不忘从家里偷偷带几根山药和红

  • 微型小说:误会 | 作者:田力

    2022-01-15 admin 10 次 美文美句

      作者:田力  刘喜的儿子刘立国今天结婚,估计得有三十多桌,每八人一桌,在农村来说,场面够大的了。记礼帐的是刘喜的外甥大壮,大学刚毕生,没经过这阵式,字体龙飞凤舞,行云流水。宴席已经下来二轮了,还剩最后一场席宴了,刘喜过`拿了帐本,看有没有捎礼没吃饭的,如果有,得赶紧派人去找,免得欠了人家人情。  刘喜来到帐桌前,正好大壮去厕所了,他拿起帐本,开始翻了起来。  翻着翻着,看见了“李申,喜礼二佰元”,李申,李申?,他也来了,刘喜叨咕着,不能啊!  李申与刘喜前些年由于林地边界的事发

  • 微型小说:远伶的“大滩传” | 作者:袁洪杰

    2022-01-15 admin 11 次 美文美句

      作者:袁洪杰  远伶个头不高,胖乎乎的,这一年他只有十七岁。在渔业队,他也算是大小伙子啦。  远伶歌唱的不太好,多少有点跑调,那时还不时兴通俗歌,民歌要讲究基本功、乐音和音质的,于是,他没当上歌唱家。  远伶也跳舞,他弄一朵长一点的铇花,卡在头顶上,就开始在网房子的空地儿转了起来,嘴里还不住地哼哼着。大家都爱看,看着笑着,笑的稀哩哗啦。——远伶的行为,被人当成缺心眼儿。  缺心眼儿并不是傻子,更不是疯子,那是什么呢?不知道!因此,那稀哩哗啦的笑也绝不是赞赏,更不是艺术的幽默。当

  • 微型小说:情债 | 作者:清荷淡雅

    2022-01-15 admin 11 次 诗词歌赋

      作者:清荷淡雅  前些年,在小区里经常看到一位面容姣好的女人推着轮椅在大道上散步,轮椅上坐着一个头发花白的中年男人,男人神态安祥,好像很享受的样子。  女人叫阿香,从没上过班。起初人们以为阿香推着的是她的父亲,时间久了,大家才知道这是一对夫妻,一对相差二十多岁的忘年恋。  阿香的丈夫是个工程师,年轻时很帅气,不但工资高,而且家境也好。阿香和丈夫是一个镇子的,因比较熟悉,不到二十岁时便到丈夫家照顾他瘫痪的前妻,一来二去,两人便搞在了一起,阿香理所当然地成了不光彩的第三者。  不久后,丈夫的前妻连病带气去

  • 我的奶奶 | 作者:沐沐

    2022-01-14 admin 7 次 美文美句

      作者:沐沐  引子:  慢慢明白为什么很多人在亲近的人去世以后,会通过撰写回忆录的方式完成逝者的告别,擦干眼泪继续面对这平凡的世界。如杨绛先生的《我们仨》。  因为真正的疼痛是任何语言抚慰不了的,单单依靠时间去冲刷淡化,缓慢而悠长。周期长短,因人而异。也不能像祥林嫂一样逢人说起自己的悲苦,要求没有真正经历过的人感同身受是最不切实际的幻想。所以经历者只能红着眼睛像受伤的困兽,独自躲在角落里止血疗伤。当悲伤逆流成河,需要宣泄的途径,否则会有决堤的风险,就只能用文字记录的方式,在一下下敲击键盘的过程中,从不

  • 短篇小说:十一个房间 | 作者:子文

    2022-01-14 admin 22 次 诗词歌赋

      作者:子文一  旅馆的二楼有十一个房间,除了老板文森的201,202住着一位作家,谨小慎微。203住着一位女老师,严肃认真。204是一个天天喝酒的醉汉。205是一位有点神经质的画家。206住着一个商人,每天都是一张左右逢源的笑脸。207住着一个爱哭的孩子,父母离世留下孤单的他。208是一个无所事事的青年。209住着不爱言辞的男子,总是低着头不敢直视别人的眼睛。210是一个演员,每天不是朗诵就是哼唱着,仿佛周围全是他的舞台。211住着旅馆的厨子,跟随文森多年。  今晚有些奇怪,吝啬的文森居然要请所有人吃

  • 微型小说:儿子的礼物 | 作者:任春华

    2022-01-14 admin 8 次 诗词歌赋

      作者:任春华  王老汉,今年70岁,老伴两年前因病离开了人世,所以只剩下他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在老家艰难度日。  前段时间,王老汉感觉身体不适,手脚老是不由自主的颤抖,到医院一检查:帕金森综合症。这种情况一个人在老家,儿子不太放心,于是把他接到了城里楼上。  一开始王老汉小心翼翼的,虽然行动迟缓,但还能自理。现在病情发展有些严重,手脚颤抖的厉害,经常端不住杯子,抓不住碗。儿子因工作繁忙,经常早出晚归,对此了解甚少,儿媳因公公的病情心生厌烦,没少摆脸色给王老汉。  “哗啦,哗啦&hel

  • 铿锵的茉莉花———军嫂小樊的故事 | 作者:樊姣艳

    2022-01-14 admin 17 次 美文美句

      作者:樊姣艳一、初初见你,心动不已  2008年,小樊大学毕业考上了公务员,第二年她认识了自己的相亲终结者——空军某部军官小刘。  他们第一次见面就一见如故,交谈了两个小时。从见面的地方出来,才发现外面下雨了,小刘没带伞,他们打着小樊的伞,在雨中走了很长时间,他送她到宿舍楼下,她把伞借给他,看他的背影消失在雨幕里。  在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本身就是一种幸福。虽然在一个城市,但要见一面还是很难。于是煲电话粥成为他们工作之余的主要生活。  放假了,小樊要回老家,正逢2009年建国六

  • 短篇小说:婚内征婚 | 作者:豆豆

    2022-01-14 admin 31 次 诗词歌赋

      作者:豆豆  一  黄轩,男,54岁,留着三七分的发型,染得漆黑的头发一丝不乱,方脸,戴着近视眼镜,中等身材,一身名牌,给人以沉默寡言的印象,看似文雅的外表,很少微笑,即使笑,眼神里也透着阴森。他是一金融单位营业部主任,他重男轻女的思想观念根深蒂固,虽然女儿已工作成家,但他认为女孩就和没有后代一样,从内心深处他期望通过再婚能生育一男孩,同时他也对妻子芮芯有弃旧迎新的思想。  黄轩上中学时就和同学早恋,因农转非,招干参加工作结婚后,更是洗头房、洗脚房、推拿按摩中心…的常客,患过霉菌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