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惊奇:门卫老孙头(作者 黄清)

  看大门的老孙头跟校外一个小青年吵了起来,很凶,在传达室门口,上课时间。校园很静。

  “……!”

  “……!”

  “你语言太不文明了,‘哪孩子’……”

  “为什么喊你你不理,一个劲往里闯!你没看牌子吗?”

  大门里面,当路横着一块大牌子,白底红字“请您自动下车”,背面“敬告:校内禁止骑车”。醒目。崭新。铁质的。

  老孙头脸红脖子粗。你可以想象他是怎样的气壮如牛雷霆万钧追上小青年,把他拉下“马”,死死往回拽;小青年牵着一条大狼狗,虎视眈眈,咄咄逼人,而他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怯懦和畏惧。

  你也可以想象小青年和狗是怎样地横冲直撞,肆无忌惮,如入无人之境。

  “……!”

  “……!”

  争吵在继续。

  推车外出的王会计来到跟前,听了几句,明白了怎么回事,圆场说:“算了算了,小事儿。”

  “他凭什么说我‘哪孩子’……”

  狼狗坐在他跟前,时而仰脸望主人,时而扭过头乜老孙头,哈着长长的红红的舌头,骚动不安,时刻准备着为主子效劳。

  王会计四十多岁,很随和。半真半假地:“说你‘哪孩子’也没什么嘛,论年龄,他起码是你的父辈。做爷爷也够。”

  “……”小青年梗着脖子,头一拧一拧的,服气,不甘心;不服气,又不行。

  王会计笑着,顺势推他:“走吧,走吧。”

  小青年有了台阶,也就推车子走了,讪讪地。狼狗也跟着走了,讪讪地。

  “太不文明了……”嘴里还咕哝着。

  王会计看他走远,便扎下车子,把老孙头扯到屋里。

  这老孙头家住本镇,年轻时出去在外地当工人,退休回家不久。找了这份差事打发晚年时光。对环境尤其人事还不熟悉。他不是当大官的贾雨村,本身就是个门子,没有人提供“护官符”。

  “你知道他是谁?”

  “谁!”

  “卢大肚子的儿子。”

  “……?”

  “爷俩都在镇里。”

  “……!”

  “一个管‘生’,一个管‘死’。”

  “……!?”

  “卢大肚子是‘计生办’的,他是‘殡改办’的……”

  “啊!!”如同五雷轰顶,老孙头脸刷地黄了。

  “都是头儿!”

  “啊!!!”老孙头登时擎①不住,筛糠②了,腿软,后倒,一腚擺③在地上,头上直冒冷汗,瘫了,傻了——

  他的三儿子头生丫头,想要个男孩,媳妇正怀着二胎,两口子“打游击”去了;老嫲嫲④病危,就在这三两天,怕烧,打算假火化……

  1995年6月,于某中学

  ①擎(qīng),邳州方言,支撑。

  ②筛糠,邳州方言,发抖。

  ③擺(Pǒi),邳州方言,屁股着地,着物,坐。(词典没有,提牛旁,打不出)

  ④老嫲嫲(mǎma),可儿化韵。邳州方言,指老年妇女。此处指自己老伴,老婆。(词典没有,能打出)

上一篇:静听花开
下一篇:返回列表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