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短篇小说:我的继父 作者:王磊

    2021-05-07 xiaodou 0 次 美文美句

      作者:王磊  一、  1989年夏天的一个下午,天上铺满了乌云,阴沉沉的。我放学后背着书包还没有走近自己家的大门口,远远地就听到妈妈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我加快脚步,快速地向家里跑去。当我跑进自己家院子的时候,看到妈妈蹲在地上,双手捂着脸大哭着,有几个中年男人站在妈妈旁边不停地说着什么。  我跑到妈妈跟前一边摇晃着她的肩膀,一边询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当妈妈抬头看到我之后,一下子把我搂抱在胸前,一边哭泣着一边对我说:“丫头,你爸爸没了,咱家的天塌下来了,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 短篇小说:三叔的两个老婆 作者:冯晖

    2021-05-05 xiaodou 1 次 美文美句

      作者:冯晖  三叔家解放前是财主,家里有住宅三院,两院是两进的大房,一院马房,他家最兴盛的时候骡马成群。  两院房屋高大,大房木头结实粗壮。檐墙全部用木板做出,门窗上套的阁子精致美观好看。木门上木雕精细。  第一个三婶是一个小脚女人,她是三叔骑着大红马娶回来的。解放前能用大马戴红花娶个媳妇的人家不多,大部分都是走着引回媳妇。她刚进门时家里有佣人,她是大媳妇,啥都不干,只坐在绣房里当娘子。  解放后成立了农业社,分了他家的房屋。每个人都是社员,都要参加劳动。三婶一个小脚女人,也跟上生产队劳动。三叔虽然在

  • 短篇小说:霓虹灯 | 作者:徐邮

    2021-04-26 admin 1 次 诗词歌赋

      作者:徐邮  灰蒙蒙,雾茫茫。W市傍晚的大街上自行车如潮,初上的华灯,点燃了五颜六色、形状各异的霓虹灯,宛如夜色中闪动的彩色音符。临近闹市区,霓虹灯更加密集。他被这大城市的霓虹灯晃得眼花瞭乱,头晕目眩。这不是他日思夜想的谜一般的霓虹灯吗?今天他怎么会置身于这五光十色的梦境中的?他又是怎么来到这繁华的大城市的?  从他记事时起,他所到的最远的地方,是距家乡小镇三十余里的县城。他家所在的小镇之小,有一个不甚文雅的比方:牛一泡尿,可以从镇东口一直屙到镇西头。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的中国,这样偏远的山区小镇连电

  • 孙龙:那一丛野枣花(短篇小说)

    2021-04-24 xiaodou 2 次 诗词歌赋

    那一丛野枣花  ■孙 龙 0  快走!磨蹭什么?邓锡垕被人推搡着。  感觉中,他终于走上了爬山的路,猛然,他觉得有树枝上的刺在扎痛他的脸,火辣辣的,恍惚间,他还闻到了一丝淡淡的花香,是石龙湖东邓湾家门口那棵枣树花的香味?但又不全是,邓锡垕停顿了下。  以后的许多次睡梦中,他都过见过那花朵,碎小的,白中间绿的小花朵,每一次他都被熏醒,折磨人呢。邓锡垕在以后的年月里,竟然不止一次地讲给他唯一的亲人——孙子邓晓山听。他讲那花朵儿,一直像铃铛一样晃悠并且响在他的日子里&helli

  • 孙龙:那一丛野枣花(短篇小说)

    2021-04-23 admin 8 次 美文美句

    那一丛野枣花■孙 龙01快走!磨蹭什么?邓锡垕被人推搡着。感觉中,他终于走上了爬山的路,猛然,他觉得有树枝上的刺在扎痛他的脸,火辣辣的,恍惚间,他还闻到了一丝淡淡的花香,是石龙湖东邓湾家门口那棵枣树花的香味?但又不全是,邓锡垕停顿了下。以后的许多次睡梦中,他都过见过那花朵,碎小的,白中间绿的小花朵,每一次他都被熏醒,折磨人呢。邓锡垕在以后的年月里,竟然不止一次地讲给他唯一的亲人——孙子邓晓山听。他讲那花朵儿,一直像铃铛一样晃悠并且响在他的日子里…&he

  • 王德祥:烈焰红唇(短篇小说)

    2021-04-22 admin 0 次 诗词歌赋

    烈 焰 红 唇 ■ 王德祥 01 帆在收银台前紧张地忙碌着。帆的绣口涂了一层浅浅的唇膏,要不是对着镜子仔细看,可能都发现不到。扫码,开箱,收钱,找零,这些步骤还不是很熟练,有时候收了钱,却还没有打开收银盒,动作衔接不自然,心里难免有些慌乱。外面一直都在飘着雨,透过昏暗的光线,斜斜的雨丝形成一道雨帘,不时地叩击着帆慌乱的内心。虽说是周末,可接连几日的阴雨,让人们不愿意出门。她们宁愿待在家里,一边慵懒地穿着家居服,追着青春偶像剧,像《大唐风云》《都挺好》,一边专注地绣着手上的绣品《清明上河图》。这是很多宅女乐

  • 短篇小说:出轨 | 作者:殷天堂

    2021-04-17 admin 6 次 诗词歌赋

      作者:殷天堂  文革初期,在一个夏天里,村里有一个男孩,他曾经来过沼泽地,穿过这片芦苇丛,思念情人,他出轨了。秋天,又有一个女孩来过,为了男孩,故地重游,她留下一首歌,女孩轻轻地走过荒草地,走过搭石路铺就的小河,去了远方。男孩的名字叫车轱辘,女孩的名字叫鼠曲草。他们同出生在野山村,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无话不谈,却演绎了一场爱情悲剧。  女孩19岁了,她出嫁了,男方不是恋人车轱辘,却嫁给了山外世外桃源、人间仙境、美丽多娇山村的大户人家曲镇长的儿子草根,山外的繁华自不必说,当然曲镇长是有钱人家。  当

  • 短篇小说:潘金莲秘史 | 作者:殷天堂

    2021-04-08 admin 32 次 诗词歌赋

      作者:殷天堂  我去衙门办事,路上遇见施耐庵先生,他挎着篮子上街买菜。施耐庵身衰体弱,两眼昏花。他不再著书,闲得逍遥。我俩就站在路旁聊了许久。我直言不讳道:“《水浒传》里为什么把潘金莲写得那么丑陋?”施耐庵说:“施家与潘家有仇。”我不解地追问:“潘金莲又没惹你呀。” 施耐庵找不出理由,挎着篮子走了。我在背后骂道:“恐怕施家也不是一个好东西!”  《金瓶梅》中的潘金莲,却是个大好人、可怜人,在《水浒传》中却被

  • 短篇小说:姐妹 | 作者:金琳

    2021-04-02 admin 5 次 诗词歌赋

      作者:金琳  段秀秀和段青青是同村同辈不同家庭的姐妹,段秀秀年长段青青两岁,段秀秀不但长得漂亮,在学校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高级小学是少先队大队长,左胳膊上一直带着三个红杠杠,小学六年级毕业,考上了县城重点初中,在初中,仍是班上的学习委员。段秀秀读初中二年级时,“文革”开始,属于“老三届”初中生。  段青青是“文革”开始后的初中生,不属于“老三届”。  “文革”期间,段秀秀上了几个月

  • 短篇小说:外卖小哥 | 作者:王磊

    2021-03-31 admin 9 次 诗词歌赋

      作者:王磊  一、  我是一名生活在古城一个边远城区的九零后,高中毕业后,我曾经跟着本地一家电脑维修部的老板学过徒,也在私营企业打过工,可这每月不足两千元的微薄收入,简直让自己失去了生活下去的勇气。幸好那时有一家经营外卖服务的公司落户本地,我才有机会成为一名外卖小哥。  也许是我们这地方就业机会太少,或许是从事外卖工作的门槛儿太低,反正这个人口不足十万的小城,几天时间就有超过百人报名加入。这样一来,每天能抢到的单数就很少了。这时从业人员开始抱怨,有的已经开始动摇,想更换职业。公司发现苗头后,给我们打气

  • 短篇小说:保密 作者:李振伟

    2021-03-31 admin 7 次 诗词歌赋

      作者:李振伟  在我复读准备高考的时候,班里的女生宿舍发生了一件事。校长周乃建说这事关系人命,必须绝对保密。  女生宿舍发生的这件事,和田青青丢失白网鞋事件密切相关。班里有个女生叫田青青,长得很漂亮,是公认的校花,背地里男同学称她是“两条人命”(长得想死人,说话酸死人)。星期天下午返校后,田青青发现自己晾在宿舍里的白网鞋丢了,就告诉了班主任。班主任苗田生老师说,晚上开班会查查这件事。  星期天晚上,时南明穿着白网鞋走进教室。他发现有不少同学看他穿的这双鞋子,他因此有了一种被关注

  • 短篇小说:爱情的小屋 作者:金胜

    2021-03-29 admin 8 次 诗词歌赋

      作者:金胜  女孩宫娇娇的父母软硬兼施地阻拦她和孙小宝在一起,要把她嫁给李买子,一个她不喜欢的人。无奈之下,她与从小在一块儿长大,两小无猜的恋人孙小宝携手逃离了家乡,来到相距两千多公里的姨妈家里。  但是没过几天,先是感到很惊讶,然后又淡定从容的姨妈就拿起电话,一边温和地笑着,一边不慌不忙地把宫娇娇的行踪告诉了她的父母。姨妈放下电话,转过头来对宫娇娇说:“你这个孩子,大老远的跑来了,总该报个平安,让家里的人放心吧?”  这样一来,刚刚踏实了没几天的宫娇娇又心怀忐忑,心里打起小鼓

  • 短篇小说:归心似箭 | 陈建民

    2021-03-28 admin 10 次 诗词歌赋

      作者:陈建民  01  小营村的张大年和嫁到邻村的张玉莲姐弟俩,被双灵镇敬老院告到法庭。去年初姐弟俩把患有痴呆症的母亲送到敬老院,只交了一个月的养老费用,长达一年拖欠敬老院养老费用达五万五千余元,把老娘扔敬老院推开了排球。  消息传到县城重点高中,同学们议论起此事,用诧异的眼光看着张浩天,张浩天恨不能找个洞钻下去,他在学校呆不下去。  他不敢相信就是那个一勺一勺把自己喂大,一句句狗娃狗娃地把自己喊大的奶奶如今被扔在敬老院里无人问津。  他搭公交车来到双灵镇法庭,办公室工作人员告诉他消息确信无疑。他掂量

  • 短篇小说:缘分 | 黄兴洲

    2021-03-28 admin 9 次 诗词歌赋

      作者:黄兴洲  晴朗的四月中旬,蓝天上白云碎碎地飘洒着,像一团团棉絮般在组合。  李画开着他的黑宝马慢悠悠的朝前走,该左拐弯了,李画刚打方向盘,从左前方突然出现一辆红色电瓶车,像失控的醉汉一样向车头撞来。  车上一年轻女子上身一件粉底碎花褂,下身一件黑色长裙,一双惊恐的俊眸,花容失色。www.qde7.com  尽管李画手闸脚闸并用,女子的电瓶车还是倒在车后身旁,或许受了惊吓,女子被电瓶车压在车身下不知所措。  李画急忙打开车门跑过去,先搬起电瓶车放好,再用双手拉女子起来,女子站身不稳,一下子倒在李画

  • 短篇小说:悲伤的苦恋 | 彭世全

    2021-03-16 admin 7 次 美文美句

      作者:彭世全  大柱、秀秀成了两家的心事。说是门不当户不对,却闹着要走到一起,大人们操碎了心。  星期天下午,大柱爹又被秀秀爹约去光明饮食店喝酒。回到家,带着酒味脸黑起,从门背后抄起根竹篾片给大柱打去,边打边骂:“俺家穷,得有志气。别人家是干部,攀不起!长本事了,还去……纠缠人……家闺女……”爹有肺气肿,没说完,气就接不上,不停的喘气。  大柱娘的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