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短篇小说:与手机争夺孩子 | 作者:豆豆

    2022-01-17 admin 16 次 美文美句

      作者:豆豆  一  我是一名厨师,我和老婆杨丽娜常年在外地打工,两个孩子在老家跟着爷爷奶奶一起生活,女儿小涓8岁上二年级,儿子小强不到两岁。  我们的生活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儿女双全,我和老婆都感到很幸福!  智能手机,是我们和父母孩子沟通联系的重要纽带,解决了我们因长期在外地打工而不能时常陪伴老人、孩子身边的问题,通过手机视频看着老人身体健康、孩子一天天健康成长我们心满意足!  但让我们意想不到的是,小强一岁零七个月了,和他同龄的孩子,都会喊爸爸妈妈,会说一些日常生活用语了,小强却很少说话,喊爸爸妈

  • 短篇小说:养女 | 作者:来秋

    2022-01-16 admin 5 次 美文美句

      作者:来秋  因为父亲的离世,根成没念完高中,就回到林场,接了父亲的班,十八岁就成了一名林场工人。  根成妈在生根成的时候落下了风湿病,遭了一辈子的罪,根成心疼母亲,父亲去世后,他和母亲相依为命,上班后,他早出晚归,但从不让母亲惦记,在林场,谁都说根成是个孝顺的孩子。  根成干工作踏实,领导让干啥就干啥,不挑不捡,而且他聪明好学,深得林场领导的青睐,在前勤当了几年伐木工人,由于表现突出,很快就入党提干,才二十三的根成,竟当上了林场的副厂长,真是年轻人里的佼佼者。  当上领导的根成并没有摆架子,他一如既

  • 短篇小说:十一个房间 | 作者:子文

    2022-01-14 admin 29 次 诗词歌赋

      作者:子文一  旅馆的二楼有十一个房间,除了老板文森的201,202住着一位作家,谨小慎微。203住着一位女老师,严肃认真。204是一个天天喝酒的醉汉。205是一位有点神经质的画家。206住着一个商人,每天都是一张左右逢源的笑脸。207住着一个爱哭的孩子,父母离世留下孤单的他。208是一个无所事事的青年。209住着不爱言辞的男子,总是低着头不敢直视别人的眼睛。210是一个演员,每天不是朗诵就是哼唱着,仿佛周围全是他的舞台。211住着旅馆的厨子,跟随文森多年。  今晚有些奇怪,吝啬的文森居然要请所有人吃

  • 短篇小说:婚内征婚 | 作者:豆豆

    2022-01-14 admin 34 次 诗词歌赋

      作者:豆豆  一  黄轩,男,54岁,留着三七分的发型,染得漆黑的头发一丝不乱,方脸,戴着近视眼镜,中等身材,一身名牌,给人以沉默寡言的印象,看似文雅的外表,很少微笑,即使笑,眼神里也透着阴森。他是一金融单位营业部主任,他重男轻女的思想观念根深蒂固,虽然女儿已工作成家,但他认为女孩就和没有后代一样,从内心深处他期望通过再婚能生育一男孩,同时他也对妻子芮芯有弃旧迎新的思想。  黄轩上中学时就和同学早恋,因农转非,招干参加工作结婚后,更是洗头房、洗脚房、推拿按摩中心…的常客,患过霉菌

  • 短篇小说:后面有人 | 作者:陈平

    2022-01-12 admin 14 次 美文美句

      作者:陈平  我的父亲是个喜欢讲故事的人,只要心情好,他总是缓缓的讲着身边的或者听来的各种故事,他一天学校门都没进过,但讲的故事有的还是很有听头和想头的,这让我对父亲很是敬佩。  陈宣七的故事,我大多是从父亲那里听来的。  新中国成立前我们老家取名是按宗族祠堂排序来的,所以陈宣七在家并不是排行老七的,而是正宗的独子,几代单传,父母把他当作宝贝看待,夏天怕热着,冬天怕冻着。少年的时候,家境虽一般,过的日子也算相当可以。因为是独子,他的父母,在他十五六岁就张罗娶了亲,想早点抱上孙子。  想法归想法,虽然只

  • 短篇小说:多米诺骨牌 | 作者:方菲

    2022-01-10 admin 16 次 诗词歌赋

      作者:方菲  一  春暖花开的一天上午,县实验小学,四年级一班的讲台上,站着俊俏时尚心高气傲的37岁的大龄女青年赵丽敏老师,正在用清脆悦耳的声音讲语文课。讲台下,学生们大都目不转睛地听老师讲课,只有李志江埋头在玩什么东西,赵老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走到身边,一把夺过李志江手里足足有四两重的东西,没想到,李志江玩的竟然是磁铁,赵老师的大手镯被李志江的磁铁牢牢地吸住了!同学们哄堂大笑!赵老师,用手很费劲地掰开手镯和磁铁,气恼地离开了教室。  赵老师气急败坏地走进了校长办公室,48岁的校办公室主任被同事们称为

  • 短篇小说:借钱 | 作者:周子墨

    2022-01-09 admin 19 次 美文美句

      作者:周子墨  我下岗了。现在下岗已不是什么新鲜的了,差不多天天都发生的事。如果问为什么下岗?我也说不清,反正是下岗回家了。问题是我现在五十刚出头,回家干什么?还能干什么?再去找工作,现在连大学生在家呆的都一堆一拉的还能轮到我?上有老下有小——老妈那边每个月怎么地也得送个二百三百的,不然她老人家也没个退休金三个子女不养活靠谁?我的儿子也是二十五、六的小伙子了,工作也不稳定,我再没个固定收入,这以后的日子就愁人了。怎么办?唯一的就是赶快弄个营生干,也好养家糊口。我不敢说创业,图霸

  • 短篇小说:瞎蠓司令 | 作者:郭中会

    2022-01-06 admin 11 次 美文美句

      作者:郭中会  晚饭过后一个时辰,各村子的马群就陆陆续续的进了甸子。太阳的余晖中,火柴盒大小的瞎蠓,像小型轰炸机一样,紧紧的纠缠着马群,上下翻飞,嗡嗡作响。这贪婪的生灵,大概是专门为牛马一类的牲畜生的,它们的身躯是那样的健硕;它们的“喙”是那样的坚挺有力,它们的眼睛是那样的灵活,灵活的能透过牛马的毛皮看见它们的血管!  西碱沟是甸子唯一的河流,沟子里的流水清澈见底、带着甜味儿,村里人把这沟子叫做“甜水河”。  每天早上,老幺放夜马回来都会在这里饮马。这儿

  • 短篇小说:兄弟 | 作者:陈平

    2022-01-06 admin 8 次 诗词歌赋

      作者:陈平  刘小艺和王立新是大学同学。刘小艺性格外向,话多,脑子活。王立新有些内敛,话少,思路属于按部就班型的。即便如此,但不妨碍他们的交往,因为他们都喜欢喝两口,一喝酒,王立新一样滔滔不绝,他们一起谈理想,一起聊人生,一起探讨文学,聊得很投机,喝的很尽兴。或许是因为有着高考落榜在外打过工的经历和喜欢文学的共同爱好,渐渐的成了好兄弟。一起去图书馆,一起看电影,一起上食堂吃饭,总之基本形影不离。  刘小艺社交能力强,加入了几个社团,当上了系里的学生会会长。王立新呢,在刘小艺影响下也参加了学校校报的编辑

  • 短篇小说:养子 | 作者:王庆威

    2022-01-04 admin 23 次 诗词歌赋

      作者:王庆威  一  岭东村有个外号儿叫二嘎咕的男人,他与媳妇儿外号叫小厉害一个胖女人,结婚二十多年也没有孩子。因为这件事儿,他们俩经常吵架,他说她是笨母鸡,不抱窝;她说他是瘪粒儿的种子,不发芽。反正两个人总是互相指责,一个不服一个。  二嘎咕和小厉害的家,离村口那眼水井不到五十米,二十多年前村子里还没安自来水,都是用水桶到村口那眼老井里面挑水。二嘎咕和小厉害结婚几年后张罗盖房子时,村里让他们在自己家自留地上盖,二嘎咕和媳妇嫌每天挑水太费劲儿,就在村里软磨硬泡好长时间,才在那眼水井边批了一块地皮。  

  • 短篇小说:手语的星空 | 作者:黄春红

    2021-12-30 admin 19 次 美文美句

      作者:黄春红  一  “天天望呀天天数!北斗七星里一定有一颗属于你!”望着九月下旬幽深且静谧的星空,邱月常常受到这位聋人同事兼舍友苗苗的这句打趣。即便如此,想到东平---在省城师范里相爱了三年的却没能分配到同一个县城的男友,特别喜爱看星空看月夜,此刻或许也在六十公里以外的海滨县城,执着油画笔对着油画板,翘首仰望星空。东平曾经说过:“虽然我不喜欢梵高的《星月夜》,但是我却想要画出只属于我俩的星空!”因此,邱月便对星空与月夜更多了一份眷恋。  邱月和东平分别

  • 短篇小说:老实人没吃亏 | 作者:王庆威

    2021-12-26 admin 8 次 美文美句

      作者:王庆威  1981年初春的一个早上,榆树村的外号叫大尖子的中年男人站在一条小路上,一边看着眼前刚分给自己家的一片地,一边不停地挠着头发。他想,这么大的一片地,自己家才两个半劳动力,这可怎么忙得过来呢?  在没分田到户前,由于大尖子会来事儿,与队长的关系搞得特别好,他在生产队做了记工员的差事。虽说记工员没有一等劳力挣的工分高,但毕竟轻闲,而且有时候还能交人情。  生产队的社员都知道大尖子是一个偷奸耍滑的人,他不但好吃懒做,有时在村子里还搞出点风流韵事。但大尖子有一个优点,那就是脑子灵活,还能说会道

  • 短篇小说:失踪的女人 | 作者:谢复根

    2021-12-25 admin 18 次 诗词歌赋

      作者:谢复根  郑实实屋里屋外村前村后小河边树林里都寻找了一遍后,这才相信老婆孙翠菊确确实实跑了!  回到家,郑实实一屁股坐在屋前的街沿石上,两眼无神地望着院子那矮矮的竹栏门,希望奇迹出现:老婆提着菜篮子喜盈盈地从地头或是从街上回来。  老婆没有回来,女儿回来了。六岁的女儿已经在镇上的幼儿园里读大班了。她一进院子,就看到坐在门口石头上的爸爸,就问:“爸爸,妈妈呢,她今天怎么没来接我?”  郑实实似乎没有听到女儿的声音,只是茫然地看着前面,女儿又叫了一声,他依然没有听到,女儿怕了

  • 短篇小说:窒息的婚姻(续)| 作者:青青

    2021-12-22 admin 26 次 美文美句

      作者:青青一、离婚  梦浪,很多年以来,很少在家,只要在家,不是听收音机里的婚恋节目,就是看电视婚恋节目,玩手机,极少和屈伟说话。屈伟做完饭,盛好饭菜,摆好筷子,摆好酒,对他说:“吃饭吧。”他一言不发地过来拿起酒自斟自饮,边喝边吃,喝完吃完,放下筷子,直接就走,即使有时不走,就到一边继续看电视或者玩手机。在屈伟面前几乎始终沉默寡言,对孩子他也很少说话沟通,这种长期的沉默让人压抑。  2016年春节后,上班前的最后一天,深夜11:30分,屈伟,对浑身酒气刚进家门的梦浪严肃地说:&

  • 短篇小说:我把恩人的钱霍霍干净了 | 作者:习静至微

    2021-12-20 admin 42 次 诗词歌赋

      作者:习静至微  每年开学季,刘梅都会带着十岁的儿子搭乘三个小时的火车,转一小时的大巴,步行半小时到李平的家。  这一路舟车劳顿只是为了每年一领的万把块钱。  这不,眼看着日子又到了,李平急红了眼,王艳丽更是窝着一肚子气,将手里的谷子撒得到处都是,惹得一窝鸡四处乱窜。  “干脆告诉她实情算了,这老房子都快塌了,正愁没钱修!”王艳丽揪了李平的耳朵,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  “他们孤儿寡母的也不容易!我自己吃点亏,就当道歉了。”李平的反驳毫无力气。  王艳丽气

微信二维码